曉琳

頭像代表我的心

[奈因]Utopia

原來不知不覺重溫了兩個月.....w


MorSlaIn:

【阅读提示】

1.给 @thornc 的点文,亚瑟王传奇背景。骑士伊奈帆×王(子)斯雷因,幼驯染设定,公主走个过场。

2.角色代换如下:斯雷因=亚瑟王,伊奈帆=兰斯洛特+凯(?),艾瑟依拉姆=桂妮维亚,扎兹巴鲁姆=梅林,库兰卡恩=莫德雷德。不能接受者慎入。

3.吾辈码过的最长的短篇,9000+的量真是要把我累死了。要是有角色OOC算我的错。


——Utopia——


CP:Inaho×Slaine

Written By MorSlaIn(兰蝶缨)


01.【人们之所以能怀抱希望,是因为他们看不见死亡。】

能够感受到拥抱着自己的那人安心的温度,他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眼帘接触到了自门的缝隙间洒入的早晨阳光,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视线聚焦在眼前蓬松的黑色乱发上,清秀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伊奈帆?”他轻声叫着对方的名字,“该起床了。实奈茂先生在庭院里等着我们呢。”

比他年少一岁的少年此时也睁开了眼睛,宝石红色的眸子在细细地打量他一番后,少年在他的唇上落下亲吻。

“早上好,斯雷因。”


名为界冢伊奈帆的少年是斯雷因的恋人。就在几个星期前,他们确定了关系。当然这种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不被世人认可的恋爱若是被暴露出来只会引来杀身之祸。于是在旁人眼里两位少年也只是比以前关系更亲近了一些而已,不过还是会难以想象,以前那样针锋相对的两人会变得相亲相爱起来。

一天开始的工作——将晨间马群的照料工作结束后,斯雷因前往家中的后院,养父——伊奈帆的父亲界冢实奈茂就等在那里。

早朝,仅摄取一口分的营养后开始练剑,以空腹状态战斗后才吃早餐是他和实奈茂的习惯。而在早饭结束后,才是伊奈帆与其父亲练习的时间。

“你听我说伊奈帆,今天早上我终于能从实奈茂先生那里取得一胜了。不,虽然只有一点,虽然是一步差而已,如果是在严酷的战场那不就是已经可以说是一胜了吗?脚也有被树绊到跌倒。如果是有附带条件的话就是我的胜利哦,应该。”一如既往的餐桌上,正在消灭早餐的斯雷因高兴地说着。

“嗯。不愧是斯雷因。”放下刀叉的伊奈帆嘴角微微弯起,看着斯雷因的眼神里有说不出的宠溺。此时他们的父亲在和母亲商量什么事情所以并不在场,伊奈帆的亲姐姐雪则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叫了起来。

“那是什么表情啊,奈君!不过真是奇怪,你们以前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一直都很好。”伊奈帆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而斯雷因有些气恼地皱起眉头:“那算一直吗?你明明是冷嘲热讽。”

斯雷因是在伊奈帆五岁时来到界冢家的,不知道为什么被送到这里当养子。被实奈茂给予了比伊奈帆还要高的关注度的斯雷因,理所当然地遭到了伊奈帆的白眼。但不可否认的是,伊奈帆确实拥有极高的天赋。斯雷因和伊奈帆都是见习骑士,虽然两人的成绩不相上下,但大多时候都是后者胜过前者。

面对这种情况,伊奈帆都只会面无表情地看着斯雷因,直到把他弄得炸毛为止。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其他人面前彬彬有礼温柔亲切甚至有些怯弱的斯雷因在面对伊奈帆的时候总是能爆发出令人咂舌的暴躁脾气。

所以就更加不能理解,如今两人之间友好得甚至有些暧昧的气氛。

“……但是,最近伤脑筋的表情似乎增加了,像实奈茂先生那样的人会这么消沉,让我很担心。”

斯雷因很是苦恼地说。他所知的养父界冢实奈茂应该是更强大,更顽强的骑士。

在战场上并没有立下确切的功名,而且本人也并不是会追求名利的人因此并没有被人广为流传,但对他而言若要说“理想的骑士”的话那就是界冢实奈茂。

但是他那像是严格的教师般的养父,最近似乎没那么严厉了。

总是为他的行径评分,督促他注意的魔鬼教师的脸,最近以无法表达的复杂表情看着他的次数变多了。像是很困扰般,很后悔般,像是看着什么悲伤的事情,那样的脸。

“他对你也是那样的吗?伊奈帆。”

“不,还是跟以前一样。”

伊奈帆的回答,令斯雷因更加无法理解养父的举动。那个界冢实奈茂会露出那么疲惫的表情本身就让他觉得惊讶。

虽然想要帮忙解决养父的烦恼,但不过是见习骑士的自己能做到的事实在有限。

果然还是交给亲儿子的伊奈帆来解决比较好吗?斯雷因叹了一口气,将剩下的早餐解决完毕。

其实他对界冢实奈茂有一个不满的地方。也就是实奈茂绝不允许他称养父为“父亲大人”这件事。

结果,他一直到最后都没能得到以包含亲爱之情的声音说出那句话的机会。这让他觉得自己有种莫名的疏离感。

所以就自然而然地装作没有发现,今天早上训练时养父的眼神温柔,像是感到依依不舍般松动了的这件事。


今天也是,在伊奈帆结束了练习后,两人便商量着到镇上去。

“听说今天镇上好像有特别的祭典。”

他们的家在远离小镇的山丘上,远离人们的生活圈。但这并不妨碍两人与镇上的同龄人亲近,但不知道为什么,镇上的男孩总是喜欢找斯雷因麻烦。

往往是伊奈帆一个不注意,斯雷因就被一群男生围住。拳打脚踢是常有的事,偏偏斯雷因在面对除了伊奈帆之外的人有种天生的忍耐力——倒不如说,他那样的性格唯独对伊奈帆起不了作用。

斯雷因只能不停地说着“对不起”,一边默默承受来自其他人的恶意。他知道为什么,所以就无法反抗。

在这个小镇上,金发碧眸的他和黑发黑眸的他们格格不入,被性格上严重排外的人民不承认居住在这里的资格也是理所应该的。养父会选择偏僻的地方居住是因为他的缘故,这他当然也有所把握。

一但那么想就会想要和实奈茂致歉,但那是无视他骄傲的行径。实奈茂尽到身为一名骑士的职责,收养并养育他,从骑士们的活跃舞台中自己选择离开。他不能以罪恶感去回报那个行动。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向敌视他的伊奈帆会挺身而出,用他那瘦小的身躯努力维护着外来者的自己。一直以来,保护自己的都是比自己小的伊奈帆。

大概就是从那时候起,斯雷因对伊奈帆抱有的情感希望就不仅仅是感激了。

此时两人正一同骑在界冢实奈茂的马上,越过草原,在田地之间行走。

天空虽然多少有点云但十分晴朗,也不必担心会下雨。

“明明是收获季却看不到人,稍微有些寂寞呢。”

伊奈帆看不出感情波动的眸子在看到斯雷因有些感伤的脸时,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后,他毫不犹豫地抱住了身前斯雷因的腰,将脸埋入了对方的脖颈处。

“伊奈帆?”

“……不要露出那种表情。”伊奈帆的声音闷闷地传来,“没有必要为异族的事情伤脑筋。”

闯入的异族,正在一点一点地入侵这个国家人民的生活圈。

——这个国家现在正处于动乱中。

为了生存的物资——食材和衣服、住处——简单来说就是为了寻求土地的异族薇瑟人越过了海洋。

这里是无数的民族以及那些王所统治的岛国。

纵使部族之间的纷争不断,但由于有和异族人的战争,为了防备来自北方的侵略,各部族的王们携手合作。

然而有一位王使这团结关系产生了破绽。

那位王利用了异族,为了自己的欲望———想要统一这个国家而高喊己名的吉尔泽利亚,将整座岛投入混乱的台风眼。

城塞都市伦迪尼乌姆被毁灭了。被歌颂为最伟大的王,特洛耶特在和吉尔泽利亚的战斗中败北,他的身影就这样永远地隐藏了起来。

吉尔泽利亚给予薇瑟人们土地,他虽然藉由让他们休息使异族的侵略行动暂时沉静化,然而无数的王者们仍不断地反抗。

于是这个国家就进入了黑暗时代。

战斗早已成为日常的一部分。原本就说不上是丰腴的土地,岛上的作物也相当稀少。人们的生活日渐贫困,很明显的再这样下去的话不久的将来就会自灭。

但是人们并没有丧失希望。

特洛耶特王的辅佐,也是一直守护这个国家的伟大魔法师扎兹巴鲁姆对着人们说这也和预言一样。

穿过农田后看见了围绕城镇的栅栏。虽然位於岛屿中心的伦迪尼乌姆被建造成为帝国式的城塞都市,但这个城镇却是非常普通的。

镇上的气氛确实与以往不同。

所有人都很浮躁地前往骑士们练习场所在的镇外。

孩子们吵吵闹闹地抢先一步冲出,大人们的眼中抱著过度的期待而闪烁着,虽然为了防止那份期待被背叛时不要太过失望而屏息,但也快步地前往那个地方。

“是扎兹巴鲁姆!”

“扎兹巴鲁姆来了!”

“在今天,终於要从骑士们之中选出王的继承者了!”


——然而在那之前,比狂喜更快地降临于这个城市的。

是薇瑟人铁铸的马蹄声。


刀与剑交织的火花,女人和孩子的惨叫,被贯穿的心脏喷涌出来的鲜血。

这一切,都不及倒印在斯雷因瞳孔中那个挡在自己面前承受敌军攻击的少年缓缓倒下的身影。

他呆呆地站在那里,能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湿热的液体溅在脸上,然后沿着脸颊缓缓滑下。

视野的模糊不清,让此刻身处的环境变得愈加虚幻,仿佛一不小心进入了一个梦境,连同感观都像是身在梦中一般有种说不出的迟钝。做过梦的人都知道,有时候人在梦里的挣扎总是很无力,空有一身气力却怎么也使不出,此时此刻,他就是这样的感觉。

仿若一个不真实的梦境,斯雷因张开双臂接住倒下的人,熟悉的气息瞬间萦怀,他开始止不住的战栗,不是……梦么?

“伊奈……帆?”

被鲜血浸染的少年没有说话,眼中的光芒已经很明显地黯淡,却仍然锲而不舍地寻找他的影子,在没有焦点的瞳孔终于对准了恋人的身影时,他的表情终于放松下来。

“不要哭……”他说,渐渐失去温度的手努力抬起,想要抚摸斯雷因的脸,却颓然垂下。

“伊奈帆!!!”

“你……没事就好……”

如释重负的伊奈帆,缓缓闭上了眼睛。


02.【如果手上没有剑,我就不能保护你。

  如果我一直握着剑,我就无法抱紧你。】

万幸的是,那个敌军的剑虽然造成了伊奈帆大面积的出血,却没有留下很重的伤。尽管如此,昏迷的伊奈帆经过包扎后,还是没有醒来。

在经过最初近乎绝望的等待后,得知伊奈帆无事的界冢一家终于松了一口气。雪和母亲已经开始抹起眼泪,实奈茂没有失态,身体却也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斯雷因站在角落里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最后选择了默默离开。

他回到了被薇瑟人践踏过的小镇上。得知今日会选出新的王的吉尔泽利亚打算先发制人,首先将这个镇子进行了屠杀。然而来自全国各地的优秀骑士并非等闲之辈,即使这次战斗毫无预兆,也没有被全部歼灭。

但是伊奈帆,却因为他的缘故昏迷不醒。

直到此时,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弱小。连心爱的人都无法保护,算什么骑士啊。心脏泛起的丝丝疼痛,正提醒着自己。

斯雷因站在了墓园里那块刺着剑的岩石面前。

选定王的石中剑(Caliburn)。那便是他诞生于此的意义。

拿起剑的理由仅有一个。他在眼前勾勒出那个黑发红眸的少年的模样。

只是为了一个再卑微不过的愿望。斯雷因·特洛耶特愿意拔出石中剑,成为新的王。

静静地将手摆在剑柄上。

远方传来骁勇骑兵们的声音。骑士们的喧闹声很遥远,岩石的周围空无一人。

剑柄令人感到惊讶地合手。至今为止难以处理,在身体中翻腾、像是要从内侧破裂般的某种东西被吸入剑中,身体感到越来越轻。

接下来只要收回手剑就会被拔出来。他那么确信,正要吸气时。


“在拿起那东西前,还是先仔细想想比较好。”


不知什么时候,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明明只是第一次见面,斯雷因却觉得自己熟悉那个男人。

“我不会害你的,所以别那么做。一但拿起那把剑,直到最后你都将不再是人类。不只是这样。一但拿起它你会被所有的人类增恨,迎接悲惨的死亡吧。”

他的表情因恐惧而扭曲。那是当然的。因为魔术师并非言语,而是以映像,在他的意识中使他看到了实际“变成那样”的未来图。

那非忠告而是预言。

如果拿起那把剑,无论他如何挣扎都会迎接孤独并悲惨的死亡的这一个现实。

“——不。”以不可撼动的力度摇头,少年以柔和却坚定的语气说道。


“他会因此活下去。这就足够。”


若太过弱小就无法守护恋人。

若存在人心就无法守护国家。

所以,他要成为王。为此,就要杀死自己。

幼小的他每晚都想着那件事,直到天亮前都不停颤抖。他没有一天不害怕的。然而那也将在今天结束。

无论接下来他将会被人疏远、被人畏惧、甚至是被背叛多少次,他的心都不会变。

只要想到他在自己的保护下会安然无恙,无论会发生什么事,即使在那前方、等待的是无可逃避,孤独的破灭也好。

自己也一定能露出笑容,无憾地死去吧。

剑被拔出。

少年最终走上了,独自一人的作战。


03.【啊啊,我们就这么睁着眼睛做着飞翔在天空的梦。】

——斯雷因·特洛耶特。

伊奈帆第一次,从父亲口中得知了他的名字。

王之子,铸成人形诞生的王之化身。注定拯救这个国家命运的人,那便是他的恋人的真实身份。

拔出石中剑的少年的消息迅速传遍了这个国家。他也被伟大的魔法师扎兹巴鲁姆亲口承认王子的身份,如今正在募集军队讨伐异族人。

“你要去吗?伊奈帆。”

他直视父亲的眼睛,没有说话,只是缓慢而坚定地点头。

如果斯雷因是王子,那他便要做他最忠诚的骑士。无论如何,他要陪在他身边。


“笨蛋——!!伤还没好为什么要来这里啊!!”

两人再一次见面,伊奈帆毫不意外地迎来了斯雷因睁大的双眼和毫不留情的痛骂。

“现在给我赶紧回到实奈茂先生身边去!你不过是个见习骑士而已,就不要……”

“见习骑士的话,你也是啊。”

他的嘴角有浅浅的笑容绽放,伊奈帆伸出手将恋人拥入怀中。

“什……”他能感觉到透过肩膀单薄的布料传来的温度,伊奈帆收敛笑意用和平常相差无几的语气回答。

“因为你在这里。”

所以不管多远,我也会抵达。

推搡着他的手停了下来,斯雷因的表情被过长的额发遮住。

“你明明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不是吗?”

“嗯。所以骑士,不就是为了守护王而存在的吗。”


04.【我们伸长了双臂…拨开云层,直冲天际…

  虽然构到了月亮跟火星…却依然触不到真相。】

于是,理想的王诞生了。

因为圣剑之力而不再成长。王的外表自从拔起剑的十五岁起就没有变化。虽然觉得恶心觉得害怕的骑士很多,但是大半的骑士们都称颂主君的不死性为神秘。

而一直立于王的左右与他一同战斗的第一骑士,也是他们歌颂称赞的对象。

在不知道第几次的胜利后,特洛耶特王的名号传遍了整座岛。

在讨伐吉尔泽利亚之后,特洛耶特王开始着手复兴遭破坏的城塞都市。

薇瑟人见识到了圣剑持有者的恐怖,派遣使者前来议和,并将薇瑟的公主送来和亲。

本就厌恶战争的王答应和平,也在民之所向下迎娶了艾瑟依拉姆·薇瑟·艾欧斯莉亚为妃。卡美洛城完工,圆桌席次填满,这个国家终于迎来了黄金时代。


“唔……伊奈……”

唇被霸道却温柔地塞住,斯雷因在伊奈帆的压迫下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呼吸,白皙的脸庞渐染层层红晕。一直以来所向披靡的王只会在自己面前露出如此诱惑的神态,这个认知让身为圆桌第一骑士的伊奈帆心里有莫名的窃喜。

此时他们正在皇室花园的一处角落里,进行不为人知的亲热。

已经很久都没有如此亲密地接触了。自从斯雷因登上王位后,每天都有公事要忙,除此之外还要顾及政治联姻的王妃艾瑟依拉姆,两人能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今天有什么事情要做吗?”伊奈帆松开斯雷因的唇开始向下舔舐,含住凸起的喉结。手上的动作也没有闲着,他轻而易举地拉开了斯雷因的单衣,露出了如白玉般的胸膛。

“诶诶,上一次留下的痕迹已经消失了啊。到底是有多久没做了呢。”

“不……伊奈帆……不要在这里……啊啊……”

“小声点。如果不想被别人听到的话。”手已经移动到了腰带边缘,裤子也被毫不犹豫地扒下来。

“别、别做到最后……今天还要……”

并非是王与骑士,这仅仅是一对不被世人所接受的恋人之间隐秘而甜蜜却短暂的二人世界。


不过这样的日子,似乎也快到了迎来终结的时候。


05.【净罪之塔,吱吱作响…就像光一般,贯穿世界。

  背脊之塔,摇摇晃晃…不断往下坠的是我们还是天空?】

“伊奈帆,稍微陪一下我可以吗?”

带着纯洁无暇的笑容,金色的王妃向沉默的骑士伸出手。

“是的。如您所愿。艾瑟依拉姆王妃殿下。”

“不用这么生疏啦,叫我瑟拉姆就好。”

“……”注意到王妃的随从——是叫埃德尔利佐吧——快要杀人的目光,伊奈帆还是拒绝了艾瑟依拉姆的要求。

艾瑟依拉姆让伊奈帆跟随他到了皇家花园。花园里到处开满了玫瑰,芳香令人沉醉。

伊奈帆坐在水池边上,抱着自己的剑,看着那位尊贵的王妃。艾瑟依拉姆坐在花径中间的白色大理石椅子上快乐地四顾,一朵一朵嗅过怒放的玫瑰,不时露出微微的笑容。她在阳光下抬起下颔,看着头顶高旷的蓝天。那副光彩夺目的模样,的确配得上高贵的王。

那个时候,王为了维护国家的安定又一次讨伐异族人。出于安全考虑,他将伊奈帆留在艾瑟依拉姆身边。

不知道斯雷因现在怎么样了。正思念着遥远恋人的伊奈帆不禁走了神,自然也就没有感觉到,艾瑟依拉姆渐渐靠近自己的身影。

“伊奈帆。”

听到王妃的声音,伊奈帆才回过神来,而就在他抬头的一刹那,有什么温柔的触感落在了他嘴角。

“……喜欢你哦,伊奈帆。”

伴随着这个亲吻到来的,还有艾瑟依拉姆饱含情愫的话语。


特洛耶特王坐上卡美洛王座第十年,最后的一年。

伊奈帆卿和艾瑟依拉姆间的不贞洁关系败露。


“……该死的。”到底是谁胡编乱造传出了这种消息?!

自从那一天艾瑟依拉姆吻了身为骑士的伊奈帆后,流言就从皇宫里开始传播,各种不堪入耳的传闻所围绕的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身为第一骑士的伊奈帆和王妃艾瑟依拉姆之间的不正当关系。

然而对此毫不知晓的艾瑟依拉姆仍然会在看见他时露出毫无防备的微笑,甚至试图在大庭广众之下拉自己的手。不……她是真的不知道吗?

到底是怎么想的,那个女人?

不过幸好,至少传出这样的流言,不过是自己的名声被败坏而已,斯雷因仍然会是高贵正义的王。


“伊奈帆,我相信你。”归来的王在听到这样的谣言后,仍然坚定地对恋人表达了信任,“是我对不起艾瑟依拉姆殿下。……因为我扭曲的存在方式,夺走了本该属于她的幸福。”

寂寞的侧脸上有著哀愁与慈爱。他在为王妃,也在为不断减少的骑士们悼念。

“还有最后的战斗。结束以后,我身为王的使命也就可以终结了吧。”斯雷因抬起眼睛,清晨的日光很好,宛如瀑布一样从高旷碧蓝的天上倾泻下来,沐浴着苍白美丽的王。那份精致甚至令满园的玫瑰都刹那失去了光彩,“伊奈帆,到时候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

看到那微笑实在很难受。伊奈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能做的就只有紧紧地拥抱那个外貌看上去只有十五岁的脆弱的王。


我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边,直到这个世界步入终结。


06.【没错,不管是什么,都无法改变我的世界。】

王再一次出征,这一次的目标是远在东方的国度。他还是没有带上伊奈帆。

对艾瑟依拉姆日复一日的纠缠已经感到厌烦,伊奈帆每每想要拒绝她的时候,总是能看到少女泫然欲泣的表情。

为什么会对我感兴趣呢?难道你就不知道这是对王的背叛吗。

关于他们的流言已经被王强行镇压下去。他不知道是福是祸,因为直到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其他人对斯雷因的评价。

“王不懂得人心。”

是因为所有人都抱持着那样的不安吗,没有人责备骑士。

在这个所有人都一败涂地的险恶状况中。身为王越是完美,他们就越对自己的君主产生疑问。

没有拥有感情的人,是不能治理人的。

“那个王只把我们当成棋子。”

“没错。什麼都能自己处理的王,不可能把我们同样当成人类。”

长相端正,曾是骑士们骄傲的王,就这样被孤立了。

如今仍然站在他身边的,就只有伊奈帆一个人而已。

看到他时,斯雷因一直以温暖的笑容相对。

没错。至今以来伊奈帆已经看过无数次他的笑容。然而他却不曾为自己而笑。

这名少年,因为看着心爱的人感到幸福这件事,而开心地笑着。

那个杀死年幼的自己,以自己的命运为交换,祈望着守护大家的少年。无论如何都不会背叛他。

这样想着的伊奈帆,被在皇宫外冲天而起的火光打断了思绪。

脸色大变的士兵送来了传令。

“库兰卡恩卿,据报叛变!七宗氏族、八方诸侯赞同逆贼,卡美洛即将陷落……!!”

似乎是顾及到身为第一骑士的自己在场,这块自己和艾瑟依拉姆所在的皇家花园并未受到战火涉及,大概是一种变相软禁。伊奈帆清楚地知道,库兰卡恩的目标是即将归来的斯雷因。所以,自己必须尽快去支援他才可以……!

“伊奈帆?伊奈帆?你要去哪里?”艾瑟依拉姆抓住了他的手,那张美丽的脸已经褪尽了血色,“伊奈帆,留在我身边好不好?我很害怕……”

“王妃殿下,现在更加危险的是王。身为他的骑士,我必须尽快赶到他身边。”

“可是斯雷因交给你的任务是保护我不是吗?没关系的,斯雷因那么强大,他一定会没事的……所以……拜托你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艾瑟依拉姆殿下。”伊奈帆突然站直了身子,深深地望进了她的眸中,一字一顿地说,“我是斯雷因的骑士,守护他便是我的天职。”

“……你爱他吗?”

“……!!”

艾瑟依拉姆的眼中充斥着悲哀:“你明明知道这种感情是没有结果的不是吗?而且斯雷因他根本就不懂得人心啊!他永远都不会把视线放在任何人身上!既然这样,还不如让我们两个人一起逃走……”

“瑟拉姆。”第一次,伊奈帆如此称呼了她。用森冷的语气,和尖锐的眼神。

“不了解他的人是你。”

如此放话的骑士毫不犹豫地挣脱艾瑟依拉姆的手,头也不回地向花园外走去。

——请等等我,斯雷因。

——现在,马上来找你。


07.【我只是在练习跟你说再见。】

圣枪烧穿反逆者的脏腑。

反逆者的魔剑粉碎王的头盔,划破头盖,留下了无法治愈的重伤。

反逆者的身体从枪上滑落,断了气。

斯雷因缓缓跪下,以已经失去意义的圣剑为杖,望向堆积成丘的骑士亡骸。那大概是不曾有人见过的真正面貌。

拼命地紧闭双唇,压抑要哭泣的自己,悲伤使得他难以呼吸,他俯视着自己国家的终结,放声大哭。

很难受,为了自己发誓守护的国家与人民。还有为了自己的梦想死去的忠诚的骑士们。

“……我引发了无数场战争,夺取了无数人的性命。所以我会死得比任何人都悲惨——被所有人憎恨而死,我明明、接受了。”

——但是接受这愚蠢的命运而死的,不该只有我一个吗。

像是要撕裂听者胸口的哀伤与愤怒,足以诅咒世界的恸哭。

伊奈帆也一定死掉了吧?他已经失去一切了,被他命令留守在王城的恋人没有可能会活下去。

明明想要保护他的。明明想要保护所有人的。

却最后什么都无法守护,只能自己一个人独自迎来悲惨而绝望的结局——

“……我在这里哦,斯雷因。”

然而。坠落至失意底端的他,确实听见了那个声音。

如此温柔、如此熟悉,让人想要落泪的属于那个人的声音。

已经残破不堪的身体被紧紧地拥抱,会用这种力道的人只有他而已。

“伊、奈帆——”

他还没有死。即使身上没有一处是完好的,左眼也已经被贯穿,血还在流淌。这样的他,也仍然坚持来到了自己身边,遵守了当初他的诺言。

“太、好了。你还活着——”

伊奈帆看到了斯雷因如释重负的表情,他漂亮的、如同碧玉一样清澈的眸子只看着自己,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斯雷因,再坚持一下。马上就带你去——”

斯雷因眼睛里有一种奇特的表情——仿佛哀伤、却又仿佛欢喜,就像是望见了什么梦寐以求的景象——那种奇特的欣喜和宁静在他眼里一层层涌现,一层层凝结,仿佛深不见底的结冰的湖面。

至少,那句话,无论如何都要传递到他那里——

“抱歉……这次估计要,睡得稍微久一点了……但是……我……”

真的就像睡着了似的,王就这样停止了呼吸。看到那没有一丝悔恨的容貌,以为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自己脸上泪水就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但他深信着自己的恋人是有资格迎来这神临终的存在。

鸟儿展开翅膀在空中飞翔。它去往的是苍穹的另一侧,是星星的彼方。

正如天空的云朵总有一天要散开。

正如下个不停的雪终有一天要融化。

他轻轻伸出手去,触碰着已经安然睡去的恋人的脸颊,极其温柔地喃喃,“啊啊。我知道。”

“我也爱你,斯雷因。”


——END.——


评论

热度(58)

  1. 曉琳MorSlaIn 转载了此文字
    原來不知不覺重溫了兩個月.....w